當前位置:中國農藥網 >> 市場分析 >> 草甘膦的希望來了?

草甘膦的希望來了?

時間:2020-01-14   編輯:中國農藥網  瀏覽次數:


    草甘膦,變與不變,存與不存,是一個說不完的話題……

    眾所周知,針對一些多年生雜草,草甘膦有內吸傳導的作用,可以有效降低持續危害,使用得當則逐步根除,因此也得到廣泛認可。然而,草甘膦的殺草譜側重于禾本科雜草,且死草緩慢,因此在百草枯時代一直處于下風。

    不僅如此,國際對草甘膦的致癌性辯論不止,實際上,草甘膦與轉基因作物并無直接關系,非轉基因作物一樣要使用草甘膦。國內也盛傳草甘膦對土壤的危害性嚴重,但目前滅生藥劑可替代產品甚少,草甘膦還要存在一段時期。

轉基因作物品種頻獲通過,草甘膦希望來了?

    腹背受敵 草甘膦要“涼”?

    草甘膦是在全世界廣泛使用的眾多除草劑中的有效活性化學成分,但是當前它在歐盟的使用受到了嚴格的監管。

    孟加拉國高等法院近日表示,政府將在90天內制定一項行動計劃,以停止使用包括草甘膦在內的有害農藥,并引入安全的替代品來替代含草甘膦的農藥。

    2019年12月9日,法國國家食品環境及勞動安全管理局宣布將36種含草甘膦的除草劑下架。據悉,法國市場上共計69種草甘膦制劑合法流通,目前正在進行許可更新程序。目前因缺少足夠科學資料可以證明制劑不具備基因毒性,因此36種草甘膦制劑將被下架,2020年底之后不得使用,這幾乎是2018年草甘膦銷量的四分之三。

    盧森堡將自2021年起禁止草甘膦這一除草劑。

    德國當局批準草甘膦可在德國繼續使用一年,直到2020年12月15日,不含任何限制條件和附加要求……

    此類消息還有很多,直接表明了草甘膦在歐洲的艱難處境。

    草甘膦的希望來了!

    無獨有偶,草甘膦在東南亞也面臨著同樣的敵意,國內也出現了反草甘膦的現象,2019年貴州省內茶園菜園果園全面禁用草甘膦。

    草甘膦除草,貌似減輕了農民的勞動強度,但事實上,任何一塊種植轉基因農作物的田塊,在連續施用除草劑三年后,雜草就會出現抗性,該田塊就會出現超級雜草,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只有兩個:一是恢復手工除草,二是增加除草劑里草甘膦的含量。后者是轉基因商業推廣公司的第一選擇。

    比如,美國的轉基因大豆,2000年時法定的草甘膦殘留是15毫克/公斤,經幾次修訂,2013年已竄升至40毫克/公斤,這是孟山都的專利產品農達(草甘膦)除草劑不斷提高含量的結果。

    2019年12月30日,農業農村部科教司發布公示,擬批準頒發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證書目錄,共192個植物品種,其中轉基因玉米品種2個,轉基因大豆品種1個,轉基因棉花品種189個。

    國內玉米種植面積6.3億畝,本次2個轉基因玉米品種對應的產區約占國內玉米種植面積的三分之一,假設最后滲透率達到100%,由于耐藥性問題,一般草甘膦每畝施用量會逐年有所增加,我們按照110-160克/畝來測算,預計對應的草甘膦新增需求為2.3萬噸至3.4萬噸。

    若未來國內玉米種植品種均為耐草甘膦性狀的轉基因作物,則對應草甘膦新增需求量為6.3萬噸至10.1萬噸。

    大豆方面的新增需求測算大致類似,我國2019年大豆種植面積1.4億畝,同比增長10.9%,根據美國農業部的研究,大豆中草甘膦的施用量要高于玉米,我們按照120-160克/畝來測算,預計本次相關的南方大豆種植區未來草甘膦新增需求為0.4萬噸~0.5萬噸。這或許是近年對于草甘膦最大的利好。

    國內草甘膦的使用情況

    全球草甘膦產能約130萬噸,其中近70%集中在中國。2012~2013年草甘膦價格的上漲直接刺激了中國企業產能擴張步伐,2014年中國草甘膦總產能達到近94萬噸,較2012年增加近40%。急速擴增的產能加劇行業的供給過剩壓力,草甘膦價格持續走低行業盈利水平不斷下降。

    2016年,以高峰值計,甘氨酸法產能減少12.5萬噸,IDA法產能減少9.5萬噸,主要是因國內供給側改革的推進疊加嚴厲的環保督察行動,行業部分中小落后產能開始持續退出,目前來看中國草甘膦有效產能穩定在72萬噸左右,行業供需格局得以改善。

    草甘膦原粉必須配成各種制劑方可在農業生產中使用,但國內草甘膦制劑研究與產業化長期面臨著起步晚、水平落后、跨國公司嚴密的知識產權保護及技術壟斷,產業化技術和設備落后的難題。

    相較于甘氨酸法,IDA法具有產品純度更高(可得到97%以上的草甘膦原粉)、環保成本較低、綜合收率較高等優點。目前國內產能大都采用甘氨酸法,其中甘氨酸-亞磷酸二甲酯法工藝最為成熟,應用最為廣泛,目前甘氨酸法工藝在中國草甘膦有效產能中占比接近7成。

    特別要指出的是,新安股份在2019年取得了草甘膦延伸原藥與制劑綠色配方體系等關鍵技術的突破,獲得了“2018-2019年度神農中華農業科技獎”一等獎。

    總的來看,以上情況都讓草甘膦的形勢變得更復雜,也提高了雜草的管理成本。

    未來,草甘膦必然需要增加殺草譜,并提高殺草速度,復配混合是一個不錯的選擇。

    另一方面,僅僅使用除草劑是遠遠不夠的,采用綜合手段來殺滅雜草越來越迫切,在除草時應采取持續監控、輪作、生物除草和選擇性除草劑等多元化的方法來控制雜草的發展。來源:農藥市場信息

 

更多農藥知識、農藥價格、農藥廠家等信息,請關注中國農藥網。 
免責聲明:本站部分信息摘自互聯網,如有侵犯,請聯系我們立刻刪除。另,本文的真實性和及時性本站不做任何承諾,僅供讀者參考

相關新聞

最新資訊

小康農藥

熱點資訊

精品展示

網站首頁 | 關于我們 | 網站動態 | 廣告服務 | 網站建設 | 人員招聘 | 服務條款 | 在線客服 | 聯系我們 | 網站地圖 | 使用說明 | 友情鏈接

www.dgxied.icu ?2008-2010 中國農藥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:中國農藥網

備案號:豫ICP備05008070號

通用網址:中國農藥網 農藥信息網 全國最大的農藥信息信息平臺

本站只起到信息平臺作用,對具體交易過程不參與也不承擔任何責任,望供求雙方謹慎交易。

魔力糖代理怎么赚钱 118图库彩色统一图库图 人民币理财产品一览表 单和双两码是什么数字 福彩开奖直播腾讯直播 麻将 广西十一选5开奖结 京东方a股市行情 25选5有多少种 闲来广东麻将iphone版 北京pk拾赚钱技巧